滅火器,消防器材,消防設備,消防公司
    關於我們   滅火器   消防器材   消防設備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清明特輯丨殯葬業大佬往事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s://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20190404/content-517062.html"

尋醫問藥,健康生命也會有終點,接受殯葬業的服務;而決心經營這些服務的人們,都經歷了怎樣的故事?從北京東三環國貿向東驅車30多公里,是著名的“睡城”燕郊;再向東30公里,有一座建在燕山余脈上的靈山寺。這個寺建于何年,已無證可考,只知道在清同治元年重修了寺的正殿和東西配殿;不過,大多都在抗戰期間被日本侵略軍燒為灰燼。直到1998年,附近村民籌集資金,重修了靈山寺,曾經的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還為該寺天王殿、大雄寶殿題寫了匾額。靈山寺這一名稱據說是由于許愿十分靈驗而得名(當然,大部分寺廟都有此類傳說);4月2日這樣的工作日,門口賣香的,攙著老人爬樓梯進寺的,香火不算冷清。不過,這天,更多的人們,是繞過靈山寺,從它左側50米的一條路驅車盤山而上1公里,進入一個更為現代、環境優美的建筑——靈山寶塔陵園。養牛大王的墓地經這是一座占地760余畝的超大型陵園,它所歸屬的福成股份有著A股市場“殯葬第一股”的名號。打造這一名號的李福成頗有故事。因燕郊地區的大部分房產都是福成股份的關聯公司——三河福成房地產開發公司所建造,李福成也被稱為“李半城”、“燕郊李嘉誠”。而這個“燕郊李嘉誠”以養牛起家。李福成出生于1946年,幼時以放牛為生,14歲開始走街串巷賣香油。他賣的油不摻假、質量好,生意越做越大,幾乎壟斷了全縣的香油業務,甚至因此還接受了中央視臺主持人趙忠祥的采訪。由于做香油會剩下些廢料麻醬渣,李福成從豆餅喂豬中受到啟發,嘗試著用麻醬渣養牛,結果大獲成功。1987年,李福成貸款5000元創辦了三河興隆莊福成養牛場,1993年組建了河北三河福成養牛集團總公司。1年之后,李福成被農業部授予“全國養牛狀元”稱號。到1996年底,其公司固定資產達5000萬元,出欄肉牛3.2萬頭,存欄8000頭,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牛王”。進入房地產業又等了6年。2002年,預見北漂對于住房的需求,李福成成立了三河福成房地產開發公司。彼時,土地招拍掛制度尚未實施,環京區域“沒人看得上,給誰都不要”,因此很多土地都被當地政府以協議出讓的方式“攤派”給了本地開發商。三河福成房地產開發公司就此拿下大片土地。此后多年,其開發的燕郊上上城一至五期、上上城第3季、青年社區等大量樓盤開始接待越來越多的北漂。實業突飛猛進的同時,資本運作也沒有落下。2004年,李福成旗下的福成股份以養牛為主業登上了上交所,成為“中國養牛第一股”。2013年,福成股份實施資產重組,將福成餐飲置入上市公司,打通了養殖、食品加工和餐飲的全產業鏈。然而,隨著京津冀一體化環保升級的影響,福成股份傳統的養牛、食品加工行業受到巨大沖擊。轉向出人意料。2014年,福成股份宣布向福成投資集團發行股份購買寶塔陵園100%股權,對價15億,將大股東旗下的三河寶塔陵園注入上市公司。福成股份由此成為了A股唯一一家擁有殯葬資產的上市公司。人們此時才發現,福成投資集團早在1997年就成立了三河靈山寶塔陵園有限公司,2003年就獲得了河北省民政廳頒發的《公墓經營許可證》。福成股份在公告中表示,上市公司的原有主業(從肉牛的養殖、屠宰、加工、冷藏到餐桌的一體化產業鏈)利潤率水平相對較低、受宏觀經濟波動影響相對較大。同時,三河靈山寶塔陵園在區域位置、陵園規模等方面均具有較為顯著的競爭優勢,且所處行業發展前景廣闊,而且殯葬服務業務利潤率水平更高,業務受宏觀經濟波動的影響相對更小,因此盈利能力前景看好。不僅如此,殯葬業務的客戶多為個人消費者,銷售時需要客戶全額付款,不存在賒銷的情形;銷售特點還決定了這個行業的現金流遠遠好于其他行業。目前,三河寶塔陵園占地760多畝,可提供12.5萬座墓位。但給人更大想象空間的是,三河寶塔陵園周圍有三河市早年開礦留下的荒山荒坡,目前已被福成股份大股東及相關企業長期使用,現處于平整、綠化、種植果樹以及生態修復之中,這部分土地面積約3000畝。等待之外,福成股份也開始對外出擊。2018年,福成股份完成對湖南韶山天德福地陵園有限責任公司60%股權的收購。此外,福成股份還成立了福成和輝產業并購基金和福成冠岳產業并購基金,主要進行殯葬行業的投資。福成股份2018年年報顯示,殯葬服務業實現營業收入2.61億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14.7%。墓地生產量1050個,銷售量2748個,庫存量4038個。而更引人注目的數字是,福成股份在殯葬行業的毛利率達87.96%。但李福成仍不甚滿意。他認為公司業績雖保持得不錯,但還遠沒有達到外界的期望,完全有能力做得更好。因此,在2018年年末李福成正式復出,加入到了福成集團的日常運行和決策中。從養牛到房地產也,再到殯葬業,年逾七旬的李福成能否再次成就一番?未來似乎可期。殯葬龍頭的那些前塵往事不過,盡管福成股份目前頂著A股“殯葬第一股”的名號,但其實內地真正的殯葬龍頭尚屬福壽園。福壽園涉足殯葬業的歷史可要久遠也要復雜得多。福壽園的初始創始人白曉江生于1958年,1987年進入當時的康華實業上海分公司,擔任技術員、經理、副總經理。1990年,康華實業上海分公司并入中國福利企業總公司,企業性質為全民所有制,后改名為上海中福實業總公司。上海中福實業總公司于1994年全資設立福壽園,其后上海中福實業總公司更名為中福實業有限公司。白曉江則于1996年起就擔任中福實業的總裁兼主席。有媒體曝出,有書面文件顯示,2008年時中福實業公司歸屬民政部機關服務中心全資擁有。但此后數年,中福實業經幾番股權騰挪,目前被白曉江控制的兩個新成立NGO(非政府組織)控股。福壽園此前在香港上市時的招股書多次強調公司與民政系統關系密切;但其同時也稱,中福實業的資產并非集體所有或者國有資產。據新京報報道,2003年,白曉江因為改制涉嫌侵吞國資,被上海市檢察院抓捕關押近2年。當年底,上海市檢察院第一分院檢察長李培龍在向上海市人大的述職中,還將白曉江一案作為當年該院抓大案要案的一個典型。然而,白曉江在被檢察院逮捕關押近2年后,在2005年重獲自由。據百度百科顯示,白曉江現任上海市政協第十二屆委員;上海市總商會(工商聯)副會長;中國風險投資促進會副會長;香港國際投資總會董事會副主席;香港中國商會副會長;中國光事業促進會常務理事;中國民主建國會中央第九屆企業委員會委員。福壽園得益于早年的多處囤地。資料顯示,2001年前,公墓用地屬于國家劃撥土地的范圍,必須是有特殊用途,但對其使用的年限和價格并無明確規定。福壽園的招股書就稱,其大部分土地是在很久之前買入,當時的土地成本很低。如占地面積40萬平方米的上海福壽園,土地性質為劃撥土地,原土地收購成本每平米只有190元;占地面積30萬平方米的河南福壽園,土地性質為批售土地,原土地收購成本每平米只有44元。因此,福壽園2013年港股上市時,公開發售超額認購達到678倍,共吸引近7.77萬人申購,成為當時香港最受散戶歡迎的新股之一。不僅是在土地成本上頗有優勢,福壽園的經營也開了國內先河。上海青浦福壽園項目開始定位為高端陵園,模仿臺灣金寶山建造寶塔,并按皇家陵園的規格設計神道、鎏金瓦片,然而初期9000萬砸下去不見回響。由于缺乏名氣,且相比上海本地其他墓地過于偏遠,在90年代沒有高速公路的情況下,從上海市區到青浦福壽園需要兩個半小時之久,墓地根本賣不動,整個園區一片頹廢。時任總經理王計生提出積攢“名人郵票”的思路,認為可以把上海名人的墓葬遷到福壽園來,用名人效應帶動經營。思路雖好,實際操作困難重重。大多數名人親屬都認為這是用親人的名譽做廣告,直到1996年的,團隊策劃的一場公益性活動完成“曲線救國”。1996年6月13日,上海徒步探險者余純順在新疆羅布泊遇難,這在上海當地引起轟動。福壽園從中發現機會。最終,福壽園與贊助商聯手進行了一場聲勢浩大的余純順募捐攝影藝術展。整個活動募捐金額達到38萬元,送到余純順親屬的手里后,他們主動要求把余純順的骨灰安葬在福壽園。這場成功的公益活動讓福壽園名聲大振。最直接的影響是,余純順入駐當年,福壽園的銷售額飆升至2760萬元,而前一年的銷售額僅為200萬元。此后一年,福壽園又耗資40多萬聯合電影家協會,為中國電影的代表人物阮玲玉重建墓地與紀念碑,更多人因此慕名而來。到2008年,上海青浦福壽園被世界殯葬協會列入世界十大公墓,現在已成了業內人士的“參觀學習基地”。上海福壽園成功后,福壽園的業務開始鋪開。目前福壽園的業務已經遍布全國15省的30多座城市;截至2018年底,已在全國運營了20座墓園。最新的動作是,2019年1月,福壽園子公司與永贏、臨信資產管理公司簽訂關于成立殯葬并購基金的協議,尋求多元化的方式投資及收購中國的優質墓園及相關服務商。高舉高打之時,福壽園那些前塵往事或許將逐漸被封塵。陷入仙股的臺灣商人與墓業的紅火相比,在內地主營殯儀業務的臺灣商人劉添財或許已萌生退意。2018年12月,劉添財以每股均價0.787港元,較市場價溢價242%,場外向香港高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出售中國生命20047.5萬股,持股比例由41.51%降至14.51%,并不再為公司控股股東。中國生命于2009年9月9日香港首發上市,是香港首家殯儀上市公司。當時,中國生命按每股0.72元港幣發行新股,上市即受到市場熱捧,首日漲幅達44.44%,股價一度達到4.24元港幣。時至今日,2019年4月4日,中國生命已淪為仙股,鮮有成交,價格也跌至0.249元港幣。劉添財上世紀90年代開始一直在臺灣經營墓園和殯儀策劃與服務,其執掌的“寶山生命公司”在業界已頗為知名,并將業務開拓到了馬來西亞等國。劉添財覬覦中國大陸這一超級市場,但遲遲找不到切入口。直到2005年,劉添財等寶山生命高管到長沙民政職業技術學院參觀,偶遇當時在長沙任職、后任中國殯葬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的張宏昌。該校是中國大陸為數不多專門設置殯葬專業的院校之一。兩人先在接待宴上相談甚歡,不久后又有了一次單獨的會談。劉添財發現,自己原先對大陸殯葬業“禁入”的看法其實是作繭自縛。張宏昌認為,大陸殯葬業雖有“禁入令”,但不同城市情況又有所不同。在張宏昌的指點下,劉添財選擇了浙江和重慶為首先要攻占的區域,后來從民俗等方面又做權衡,最終選擇重慶為突破口。經過多番努力,劉添財搞定重慶當地的民政局,并開出了非常優厚的條件才撕開重慶市場——原殯儀館干部愿意留任可領兩份工資,原事業編制的工資不變,中國生命集團再給一份中國生命官方網站顯示,中國生命現有重慶市南岸區江南殯儀館、南岸區蓮花堂永生會館、榮昌區永生會館三個營業場所。接手殯儀館后,劉添財按照臺灣殯葬行業“按需提供”的做法,開發火化前后的增值業務,如追思、餐飲、住宿、運送、冷藏遺體、化妝、骨灰寄存和殮葬等。同時他也入鄉隨俗,積極接受重慶喪葬習慣。比如針對重慶三日二夜笑喪的習俗,殯儀館有食堂,而各種小吃、麻將和撲克就擺置在靈堂內,供客人們隨時享用。憑借著提供殯葬“一條龍服務”,自2006年進入重慶殯葬市場后,公司營收從2007年的3694.7萬元增加到2009年的4750萬元。然而好景不長。自2011年起,中國生命集團每年營業收入基本在6000萬元左右,同時也開始虧損,直至如今。這或與物價部門對火化費等大部分殯葬收費實行政府定價,而墓地、墓石等沒有過多限制,因此,主營殯儀的公司與主營墓地的公司業績冰火兩重天。其2017年年報顯示,公司實現營收6070.9萬元,同比增長約5.9%,虧損約1933.4萬元,較2016年的虧損額3152萬元,有所減少。來自中國內地市場殯儀業務收入約5693.3萬元,較2016年增加約7.0%,并占中國生命總收入約93.8%。形勢看上去有所好轉,但劉添財或已無心戀戰。本文綜編自新京報、長江商報、環球企業家、南方周末、生意場、創業家、財華網、格隆匯、華夏時報、重慶商報等公開資料。

關鍵字標籤:生命禮儀流程